有关吸血鬼的耽美文

当前位置:beplay网页版 > beplay网页版 > 有关吸血鬼的耽美文
作者: beplay网页版|来源: http://www.biteksis.com|栏目:beplay网页版

文章关键词:beplay网页版,道具技能吸血鬼之吻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《暗夜之族》 BY eggy-hab(所说是一个6人组,专写玄幻文。不过现在还剩两位再继续奋斗==)

  描写一个中国少年如何从社会最底层变成血族,后又成为血族七大家族中的威弗尔家族的亲王,攻受都是吸血鬼.

  自幼生长在吸血鬼族群的少年——叶子,终于从姐姐、姐夫的爱之束缚中挣脱出来,当他毫不犹豫的甩掉那群明暗的保镖集团,欢快的奔向自由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竟然钻进了别的家族早就张开的狩猎之网……

  凌岚,神秘的出生,莫名的伤害,让他决定放弃生命,但是就在那一刻,他遇见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人——艾罗斯,但艾罗斯却不是能陪伴他一生的人,最后,无奈之下艾罗斯将他心爱的的凌岚献给了他的父亲——该伊,血族的无冕之王。然后……当然是我们心爱的凌岚将该伊虏获了,至于过程嘛,那可是很惊心动魄的,是绝对不能错过的...

  吸血鬼猎人组织——猎血同盟里排行前十位的猎人,是令吸血鬼一族闻之丧胆的厉害存在。而莫飞之所以只能排行第九,与他柔软的内心大有关系。眼前这个因为不敢杀生而拼命饿着肚子的小吸血鬼,真的有可能是连续杀人事件的凶手吗?已经有太多次因为心软而无法完成任务的莫飞,这一次,恐怕会害得他被踢出十名外吧……与莫飞达成协定的三号猎人尹东,为了掩护莫飞,被送上了同盟的法庭,在检察官无情的提告下,被判禁闭一个月。以魅惑术见长的花花公子,已经不是第一次和那个古板的检察官杠上了……啧啧,把自己人送入监牢真的有那么有趣吗?一次恶意的报复与勾引,在情场上一向所向无敌的尹东,却反而落入自己织就情网之中……

  《来自地狱》BY (,震撼好文...(,震撼好文...强烈推荐~~~吸血鬼文)

  比较不常见的设定,作者的原话是希望用现实的残酷颠覆传统的唯美。

  一个“粗心”僵尸, 吸到不该吸的血, 却因此吸到了他幸福的初恋, 吸血僵尸的粗恋,不一般的爱情。

  甘雨,某大厦职工,因为降职被调到单位传说闹鬼的鬼务二科,之前已经有好几位员工失踪。结果在鬼务二科遇到了一个叫路易的吸血鬼,养了只蝙蝠,被小雨起名阳春面。由于小雨神经超强,性格BT,把连路易在内的其他非人类搅得头大……故事就这样展开鸟。

  你们可以叫我阿冀,如果依照你们的年龄算法,应该是二十六岁,职业是计程车司机,外表是很普通的东方男子,也许有点帅气。

  我每天的干活时间,只限日落之后及第一道曙光露出之前,别问我为什麽,看看这上方的标题你就会明白了!

  我讨厌大蒜,就像有些人不喜欢它的味道那样简单;我不靠近银制品,你知道这东西很致命的,只要正对心脏贯穿;我胸前挂有十字架项鍊,我绝对不是基督徒,只是觉得十字架造型挺不错的(这你该知道十字架对我们而言毫无作用);每天月亮升起时,我和我的黄色计程车会出现在车站、公园等地方,我车上偶而会放著CD,有时则收听广播电台,没生意上门的时候,还不至太无聊。

  你问我吸不吸人类的血?这还用问吗?不吸人血的吸血鬼老化极快,死亡也就极速降临,为了保命,不得已而为之。你可以放心,绝不会如电影上映的一样,变成我们吸血一族的同类,那感觉应该与被蚊虫叮咬时相去不远。我算是很有良心的吸血一族,顶多一两个月一次,而且很有职业道德,事后也定将乘客安然送达目的地。

  樱泽合上手中的小册子,不知不觉,火车已经开始减速进站。透过被夜色淹没的车窗,他看到远处康斯坦丁广场上,被射灯照亮的罗马教堂的歌特式尖顶。

  在站台上迎接他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,他彬彬有礼地要求检查了樱泽的护照,然后接过他的手提箱,将他带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,向古老的康斯坦丁广场驶去。

  他们像普通游客一样购票进入罗马教堂。在地下长廊的入口处,樱泽再一次接受了仔细的检查。这一次,他被要求摘下配枪和通讯工具,和手提箱一起寄放在入口的管理处。在年轻人的引领下,他们沿着地下长廊的自动扶梯缓缓而下,进入不为人知的地下世界——利卡斯特市场。

  “早在中世纪,欧洲大陆的贵族们就开始饲养吸血鬼。虽然教会明令禁止,但是几个每个显赫一时的贵族都在城堡中私藏吸血鬼作为宠物。贵族们饲养吸血鬼纯粹为了纵欲取乐和炫耀财势,因此那个时代制造出来的吸血鬼大多是些美貌的少女或者少年。我们的交易中心的第7号展厅中,主要展示的就是13世纪中至15世纪初的商品。”

  “在19世纪之前,利卡斯特市场只对少数贵族开放,一方面是为了对外保密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吸血鬼的价格昂贵,饲养一只吸血鬼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,普通人根本无力承担。但是自从19世纪之后,私人买家的数量减少,一些慕名而来的科研机构开始成为购买主体,其中也有由机构赞助的民俗学家或历史学家。曾经有一位富有的埃及学家向我们购买了一只吸血鬼,因为他曾亲历埃及第十三王朝,并精通圣书体。”

  于是,走在纷繁的街道上,众人异样的目光从未减少,我一向是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;茶余饭后充实的谈资。

  我在圣约翰医学院就读研究生,顺便附带做导师的助理。还有两年的修习时间,我只想安静的完成我的学业,然后带着我的故事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……

  “虽然你的人未被吸血鬼带入黑暗,但你的心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了,爱德!”里昂那多教授(我的导师)叹息着对我说。

  我早已习惯教授间歇神经质似发作的自言自语,除了医学,生物,他还研究心理学,以及他感兴趣的一切学科。他喜欢研究周围每一个人的心理,我作为他得意门生兼助理,与他几乎如影随形,自然是他最好的实验对象。

  “哦!不,”他突然大叫,“不要那么多的提取液!不用再稀释了,把它给我吧。”

  我向他微笑的点头,毫不客气的接受他的褒奖,“如果试用成功,我们是否要批量生产呢?”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